在企业的直接融资方面

2021-06-20 06:46

该意见提到要“区别对待、有扶有控”,按照风险可控、商业可持续原则,继续给予信贷支持,提出严格控制对违规新增产能的信贷投入。另外,对蓄意破产、划转剥离资产等恶意逃废债务行为进行追责处理,要保护金融机构和债权人合法权益。

6月17日,同煤集团召开了融资银企对接会, 工商银行 、 招商银行 、晋中银行、长治银行等金融机构参会,中国人民银行太原中心支行副行长杜斌提出,金融机构应该以发展的眼光看待同煤集团,创新融资方式,为企业提供服务。

2013年,“7000万高调嫁女”的民营企业山西联盛集团资金链断裂,该企业曾在15家银行、6家信托在内的金融机构负债超过300亿元,另外山西联盛还和10多家企业互保,拖欠信贷资金200亿元。联盛危局也为不少金融机构敲响“警钟”。

该细则主要包括了7条内容,分别从“保规模、争增量、扩直融、优结构、盘存量、促创新、压不良”等方面,对金融支持煤炭供给侧改革提出了要求。

“原有的大客户在信贷上仍会支持,但小型煤炭企业的授信贷款现在已经很少了。” 平安银行 信贷审批部门一位人士称,现在煤炭在银行已经属于限制类行业,信贷总量严格控制外,对客户的准入标准等资质审查较严。

6月6日,阳煤集团与中国 民生银行 举行战略合作签约仪式,双方将在融资服务、债转股、并购基金等方面开展合作。

此前,本报曾进行报道,山西七大煤炭企业的整体负债在2015年年底已经超过1.1万亿元,资产负债率超过82%。

随着上述文件的出台,山西煤炭企业近期开始频繁接触金融机构,寻求金融机构的资金支持。

“融资困难、应收账款高,财务压力大,这是现在煤炭企业面临的普遍难题。”山西智诚达能源咨询公司总经理马俊华告诉记者,煤炭产业依然是山西最大的支柱产业,上述政策初衷很好,但可能存在两个问题,一是山西的七大煤炭集团虽然债务高,但是相对于民营企业,其获得金融机构的融资仍然较为容易,这一政策支持金融机构向大企业融资倾斜,并没有解决民营企业的融资困境问题。

山西一家大型煤炭企业人士告诉记者,山西金融支持政策或借鉴了4 月21 日,中国人民银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联合印发的《关于支持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但文中可以看出中央和地方的政策表述仍有所不同。

《中国经营报》记者获悉,近期山西煤炭企业收到了山西省金融办出台的《关于加大金融支持力度的实施细则》,提出将引导金融机构总部对优质煤炭企业继续给予资金支持,力争2016年煤炭行业的融资量不低于去年,对省属七大煤炭集团不发生抽贷行为。

主要内容包括:引导金融机构提高对煤炭行业地位认识,争取各金融机构总部支持,对优质煤炭企业继续给予资金支持,力争2016年煤炭行业融资量不低于上年;对主动“去产能”、有一定清偿能力的优质煤炭企业,可在做好贷款质量监测和准确分类的同时,实施调整贷款期限、还款方式等措施,优先予以支持,2016年对省属七大煤炭集团不发生抽贷行为。

这份由山西省金融办牵头制定的《关于加大金融支持力度的实施细则》,是山西煤炭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施意见的细则之一。

农业银行 华北片区一家分行员工也向记者证实,对煤炭企业的融资整体维持“谨慎”政策,新的煤炭客户的信用评级审查更严。但他也直言,银行要在地方发展,信贷支持地方大型企业必不可少。

6月初,潞安集团公布的官方消息显示,近期集团董事长李晋平,总会计师洪强带领财务部门相关人员多次前往北京、太原、上海等地,积极与国开行、多家国有银行和商业银行对接,为整个集团融资寻求渠道。

另外,细则内容还包括了鼓励金融机构通过债转股、并购贷款、定制股权产品等方式支持煤炭企业重组债务,降低杠杆率;推动金融机构开展排污权抵押贷款、碳排放权抵押贷款等业务,支持煤炭企业节能环保改造、转型升级;支持金融机构用加快核销和批量转让不良贷款进度,鼓励资产管理公司优先处置不良金融资产,提高煤炭企业再融资能力,力争2016年年底山西不良贷款率同比下降。

面对前所未有的融资困局,煤炭企业开始“主动出击”寻求金融机构的支持。

“通过利用多种金融手段,为煤炭企业的发展转型提供金融支持。”山西省金融办一位人士称,出台这一政策的目的是为细化金融对煤炭供给侧改革的可用措施,帮助优质煤炭企业走出融资困境,从而更好地帮助企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产业升级。另外,解决企业融资问题,也有助于防范山西省在煤炭行业可能面临的金融风险。

2015年,山西省省委书记王儒林曾撰文称,山西是一个典型的资源型经济省份,煤基型产业工业增加值占全省工业增加值的80%以上。山西省的金融业,不论是银行信贷还是直接融资,其服务重点长期以来都是煤基产业。

“高于一切、先于一切、重于一切,”这是山西七大煤炭企业之一的潞安集团今年对于融资工作的定位。不久前,集团董事长李晋平、总会计师洪强带队多次前往北京、太原、上海等地,和10多家银行进行对接,寻求金融合作。

同样提出,央行分支机构、银监会派出机构要密切跟踪监测和分析研判钢化解过剩产能对区域金融稳定的影响,完善风险应对预案,防止个别行业、企业风险演化为系统性、区域性金融风险,守住不发生系统性、区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另外马俊华还认为,风险敏感性高的银行能否落实山西的上述政策存在疑问,因为政府的政策兜底并不能取代银行的风险控制,特别是对于非山西省属银行而言,这种地方政策对的约束力有待观察。

在企业的直接融资方面,支持通过银行间债券市场融取低成本资金,利用永续债等工具补充资本金,通过并购债、债贷联动以及债贷基组合等产品募集资金,推动煤炭企业2016年债券市场融资量不低于上年。支持煤炭企业推进资产证券化,已上市公司再融资、定向增发,鼓励大型煤炭集团下属子公司在“新三板”挂牌融资。

“中央对于过剩产能的信贷政策仍比较谨慎,注重风险的把控。”安迅思煤炭分析师邓舜表示,山西一方面要落实“去产能”,又要支持地方重点企业的发展,这也能够看出山西在金融支持煤炭领域的“纠结”。